貴陽分部廣州分部
網站地圖聯系我們所長信箱建議留言內部網English中國科學院
 
 
首頁概況簡介機構設置研究隊伍科研成果實驗觀測合作交流研究生教育學會學報圖書館黨群工作創新文化科學傳播信息公開
  新聞動態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新聞動態 > 學術前沿
NG:由金星大氣-內部演化推測金星經歷了“干”的后期增生
2020-09-04 | 作者: | 【 】【打印】【關閉

  類地行星在形成過程中,經受了大量的撞擊。這些撞擊包括大量原始星子的轟擊(Planetesimal bombardment)和少量火星大小且發生分異的大天體撞擊(Giant impact)。目前普遍認為月球就是一顆火星大小的天體撞擊地球后形成的(Giant impact hypothesis),即月球大碰撞起源假說,該假說主要論據包括月球和地球穩定同位素比率相同、月球鐵核較小、月球公轉方向和地球自轉方向相同等特征。大碰撞事件應該是地球經歷的最后一次大型撞擊,后續的撞擊都沒能再整體性的改變地球的性質。類地行星在經歷完大撞擊階段或內核形成結束之后,又通過小星體撞擊吸積了大量物質,將這一階段稱為后期增生(Late Accretion)(Morbidelli and Wood, 2015),后期增生事件可能是類地行星揮發份、甚至生命元素的主要來源。因此,后期增生階段對類地行星揮發份的起源和行星演化有重要影響。主要的關鍵科學問題包括:(1)類地行星在后期增生階段一共吸積了多少物質?(2)這些物質中揮發份的含量、特別是水含量占多少?(3)這些物質來源是哪類小星體?(4)撞擊體的大小和數量的分布特征? 

  地球的后期增生研究較多,目前認為地球的后期增生事件貢獻了0.5%-1.5%的地球質量。從解決地球水來源的角度看,含水較多的碳質球粒隕石(CC)是后期增生最佳的物質來源,但是最近的地球化學分析結果顯示干燥的頑輝石球粒隕石(EC)才可能是地球后期增生的主要物質來源(Fischer-Goedde and Kleine, 2017; Dauphas, 2017)。金星由于缺乏巖石樣品,對金星的過去了解有限??紤]到金星沒有生物圈、積水和全球板塊運動,其大氣經歷的揮發份循環比地球要少很多,因此可以從現在金星的大氣成分來推測原始金星的大氣成分(Lammer et al., 2018)。 

1 金星長期演化過程中金星大氣水含量的變化,及影響金星大氣水含量的交換機制(Gillmann et al., 2020

  Gillmann et al.2020)將撞擊模型與行星內部-大氣耦合模式相結合,模擬了在巖漿洋固化后的揮發物演化(圖1),通過對比不同的后期增生模型,將模擬結果與現今金星大氣對比,獲得了最佳的后期增生模型(圖2)。金星早期的增生性碰撞和大氣導致高溫,形成巖漿洋。此階段原始大氣會在千萬年尺度就逃逸掉,每十萬到千萬年間陸地水將流失一次,巖漿洋在百萬年間迅速固化。因此,在巖漿洋固體化后,也就是演化模型開始時,金星大氣的初始水含量為零;巖漿洋會釋放二氧化碳,氮氣主要被束縛在表面,所以后期增生階段開始時的揮發物壓強設定為(0 bar N2,0 bar H2O,65 bar CO2)。在后期增生階段,盡管有大氣逃逸和撞擊侵蝕,但并不足以防止揮發物的積聚,火山脫氣和由撞擊熔融引起的去氣也只是一個二階效應。水被認為主要來自碳質球粒隕石,N2CO2主要來自碳質球粒隕石和頑輝石球粒隕石。后期增生結束之后,大氣含水量就完全由大氣逃逸和火山去氣決定,它們也會導致金星大氣中氮氣和二氧化碳的緩慢富集(見圖1)。 

2 不同后期增生模型的模擬結果與現今金星大氣揮發物含量的一致性。(a-b)為強大氣逃逸假設,(c)為更真實的弱大氣逃逸假設。(a)為方案D采用不同后期增生開始時間,(b)為方案A-D采用相同后期增生開始時間,(c)為方案CD采用不同后期增生開始時間??v軸為ECCC含量。紅色數字顯示達到現今觀測值所需的金星大氣初始CO2壓強 (bar)Gillmann et al., 2020

  由于后期增生階段撞擊體的大小和數量可能會影響行星的演化,所以Gillmann模擬了四種不同的后期增生方案:A方案為1次超大撞擊(R=1,819km),B方案為9次大撞擊(R> 500km),C方案為82次中型碰撞(R> 125 km),D方案為244個小型撞擊(R> 50 km)。金星后期增生的發生時間選在富鈣鋁包體(CAI形成后的50-150百萬年之間。撞擊物選為類似EC的成分(0.1H2O,0.4CO2,0.02N2)和類似CC的成分(8H2O,4CO2,0.2N2)。大氣逃逸和火山脫氣分別選擇了三種端元,即最大逃逸量和最小排氣量(最濕的后期增生過程)、最小逃逸量和最大排氣量(對應最干的后期增生過程)和前兩者之間中間的情況。 

  通過對比不同后期增生模型產生的大氣與現今觀測的金星大氣,可以得出最可能的金星后期增生模型(圖2。對比發現只要CC含量少于2.5%,即使采用不同的后期增生啟動時間,結果都能滿足現今金星大氣條件(圖2a)。而四種不同撞擊物尺寸-頻率分布對結果影響很小,特別是對產生水幾乎沒區別(圖2b)。在更準確代表目前對太陽極紫外輻射和水損失演變理解的假設下,即弱大氣逃逸或最干后期增生假設,發現后期增生的撞擊物已經基本干燥(CC物質少于2.5%,EC物質多于97.5%)(圖2c)。綜上所述,模型與現今金星大氣的最佳吻合表明,金星的后期增生物質主要來自干的頑火球粒隕石(EC),只有少量(<2.5%)來自濕的碳質球粒隕石(CC),因此金星的揮發份應該主要來自巖漿洋固結之前。數值模擬表明,后期增生在早期太陽系可能具有普適性,且具有相似的物質來源。所以可以推測類地行星的大多數揮發份都是在行星形成的主增生階段獲得,而不是后期增生階段,這一結果與先前基于地球和火星物質同位素的研究結果相符。     

  【致謝:感謝地星室胡森副研究員對本文提出的寶貴修改建議?!?/span>   

  主要參考文獻

  Dauphas N. The isotopic nature of the Earth’s accreting material through time[J]. Nature, 2017, 541(7638): 521-524. 鏈接 

  Fischer-Goedde M, Kleine T. Ruthenium isotopic evidence for an inner Solar System origin of the late veneer[J]. Nature, 2017, 541(7638): 525-527.鏈接 

  Gillmann C, Golabek G J, Raymond S N, et al. Dry late accretion inferred from Venus’s coupled atmosphere and internal evolution[J]. Nature Geoscience, 2020, 13(4): 265-269. 鏈接 

  Lammer H, Zerkle A L, Gebauer S, et al. Origin and evolution of the atmospheres of early Venus, Earth and Mars[J]. The Astronomy and Astrophysics Review, 2018, 26(1): 2. 鏈接 

  Morbidelli A and Wood B J. Late Accretion and the Late Veneer // Badro J and Walter M J(Eds.). The Early Earth: Accretion and Differentiation. John Wiley & Sons, 2015: 71–82. 鏈接 

(撰稿:柴立暉/地星室)

 
地址:北京市朝陽區北土城西路19號 郵 編:100029 電話:010-82998001 傳真:010-62010846
版權所有© 2009- 中國科學院地質與地球物理研究所 京ICP備05029136號 京公網安備110402500032號
腾讯御龙在天怎么赚钱 河北20选5开奖号 江苏快3app官网下载 安徽快三计划精准版 1分11选5下载 股票涨跌的原因 广东11选5一期一码计划 福建体彩11选5走势图1定牛 江西快3和值走势图 辽宁十一选五500期开 黑龙江11选五前三组走势图